�7�
<tt id='RZjSOnfx'></tt>
    �7Ӽ���԰�
    �Ӽ���԰
    <kbd id='RZjSOnfx'></kbd>
    �7�
    �7

    �Ӽ���԰

    �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�7�
          �Ӽ���԰�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�7�

            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�7�7��7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  Ӽ���԰�
            �7��7��Ӽ���԰�Ӽ���԰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���԰�ֹ
          1. ���԰�ֹ
          2. �7
            �7
            �԰�ֹ7��Ӽ���԰
            Ӽ���԰�
            ��
          3. �7�

            �7�
              �7
              Ӽ���԰��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  �7�
              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  �7�
              �7�
              �԰�ֹ7��7���԰�ֹ7��԰�ֹ7�Ӽ���԰�
              �԰�ֹ7�
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'RZjSOnfx'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  �7�
                歡迎訪問“新鄉市廣誠偉業科技材料有限公司”官方網站!

                熱線電話 :

                13503446281
                • 新鄉市廣誠偉業科技材料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• 新鄉市廣誠偉業科技材料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• 新鄉市廣誠偉業科技材料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新鄉市廣誠偉業科技材料有限公司 - 專業防水防腐材料生産廠家

                低價中标是“貌似善舉的惡行”

                發布:hdfsff_root 浏覽:1577次

                [低價中标,本意似乎是好的,但卻逐漸腐蝕了中國制造業追求品質、勇于創新和形成适當的行業集中度的土壤]

                激勵人性中貪婪的方式,主要是兩種:一種是高賣,另外一種是低買。如果有第三種,那麽就是沉浸在不可思議的低買同時高賣的夢想中。

                讓我們觀察身邊比比皆是的例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炒股者 ,甚少有對公司業務和估值感興趣的,絕大多數交易行爲是指着在地闆價買、在天空價賣,并且堅信隻要敲擊鍵盤,僅憑借智慧就足以緻富。金融體系有許多功能,但看起來現代金融體系在嬗變中暴露了其緻命的三個特點:一是逐漸脫離了實體經濟,二是大幅濃縮了時間和空間,三是迅捷實現了财富的集中和轉移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文玩者,許多戲劇性的案件顯示,一些人在地攤上花少量錢财低買,然後懷着僥幸之心,相信所謂鑒定專家天花亂墜的估值,更相信中介許諾的天價拍賣夢想,然後落入圈套中 。一方明知自己地攤低買 ,另一方許諾天價高賣,兩方都是遠離了文化趣味的相互欺騙的低劣騙子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在電商上淘寶貝 ,許多消費者對有品質保障的商品的基本價格 ,其實是有心理估量的,但面對低價誘惑,貪欲促其弱化甚至喪失了理性——一種通常黃豆不會比黃金貴、不會比黃土便宜的基本理性。以爲電商 、平台商可以零成本提供商品和服務 ,這幾乎就是在嘗試以黃土價購買黃金。結果如何 ?要麽平台漸漸消亡,要麽假冒僞劣充斥,商品和服務提供商、中介流通商和消費者之間并未形成良性的、可信的商業信用。有些平台商已存在多年,号稱商戶百萬千萬,卻迄今沒有任何商家脫穎而出,都是苦苦掙紮。

                這些僅是亂象中企業和用戶之間的關系,從零團費旅遊到零錢換豪宅不勝枚舉,缺乏監管的過度競争,也折射在企業之間的無序競争之中,其中爲典型的是所謂低價中标機制。我遇到不少企業家對此深惡痛絕、不少企業因此陷入困境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,目前地方政府和國企的招投标中,**以低價中标的方式進行,這種做法的初衷是爲了防範腐敗和利益輸送。但在苛嚴問責和無序競争的背景下,政府和企業傾向于國有企業去投标,避免和外企私企往來 ,以免說不清道不明。低價中标變成了楚河漢界壁壘森嚴的劃界,不利于混合所有制,反而使得國有和非國有彼此隔閡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,在通常低價中标的競争中,帶來了良者退出和劣者胡來的困局 。如果僅考慮價格,而不考慮投标者的信用、有質量保障的商品或服務的合理成本和利潤,不考慮後續的履約和售後,那麽低價中标就足以導緻市場秩序癌變。

                一是招投标的異化,量身定制的招标 、你來我往的陪标逐漸流行;二是低價中标者在履約時花樣百出,有的在履約中拖沓,突然停止,甚至占場不撤,要求追加預算;三是缺乏底線的中标者可能公然提供難以達标的設備、商品或服務,當甲方表達不滿時,中标方往往直截了當地回複說,如此低價,隻能如此低質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 低價中标迫使政府和企業之間、企業和企業之間罔顧契約精神,企業無法對研發創新産生任何興趣,隻能掙紮着活在當下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,低價中标還帶來複雜的社會問題。這集中體現在基建和地産行業。低價中标往往使承建商無利可圖甚至賠本吆喝,承建商的應對手段往往是工程停建、惡意拖欠薪酬等。低價中标往往從單純的經濟糾紛,發酵成社會問題。更爲可怕的則是政府藥品和醫療器械等的低價中标,使許多藥品一入采購目錄,便宣告其“死亡”。

                例如,低價中标已慘烈地蔓延到海外,中資企業往往惡性競争,卻忽視了海外對中标者嚴厲的履約要求,忽視了企業的合理利益訴求,甚至損害了中國企業和産品的形象。我們近年來經常看到中資企業競标成功卻巨虧的例子。如果走出去意味着更多的海外工程陷入了低價中标的泥潭,那麽結局讓人不寒而栗。

                正常的價格,是對他人創新和勞動的一種尊重 ,同時也是對自身的尊重 。畸形的價格折射出畸形的供求關系、法治環境和信用缺失。低價中标,本意似乎是好的,但卻逐漸腐蝕了中國制造業追求品質、勇于創新和形成适當的行業集中度的土壤 ,也使政府和國企以此作爲名義合規的護身符,而不考慮實際履約的可能性和相應後果,使得在中國經濟增速逐步下行 、百業萎縮爲特征的今日。

                一個幾乎以低價爲唯一競争尺度的社會,隻有你死我活,沒有你幫我扶。這種機制,究竟是善舉還是惡行 ?

                葫芦娃huluwa官方下载入口,可以免费聊刺激的社交软件